内蒙古包钢钢联股份有限公司www.baoganggufen.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带钢 >
    夜雨 致自己 ——题记
       冬夜里,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在宽阔笔直的公路上飞驰,脸与呼啸而过的冷风亲密接触,丝丝寒意透过皮肤上密密麻麻地毛孔缓缓沁入到血液之中,而后经血液的循环不息流向了全身,我就这样任由这冬的寒冷,洗刷我的身体,洗刷我的灵魂,为的只是让我的心灵那焦躁,烦闷,忧虑渐渐褪去……
       停下车子在这条狭窄街道上,独自行走在道路上,两旁的商铺全都锁上了,四周静悄悄的,唯有相隔了一段距离的路灯,散发着黯然的橘黄色光华,十字交汇处的树木,因冬的冷凛,早就将树叶纷纷飘零,陷入了死死的沉睡之中,等待着春天的复苏以及黯然光华之下的树影,陪伴着我。浑然不知,一滴小水珠缓缓的沁入我的棉衣,留下了它的痕迹。
       宁静淡然,漫无目的地前行着,这时,风轻轻拂过我的脸颊,耳边响起了弱弱的淅淅沥沥的声音,是雨,它想默默无闻的为大地添上一份滋润,可仍旧让这片沉寂大地轻易寻到它的细痕。我喜欢雨,但不喜冬夜之雨,雨会让冬陡增其寒冷,所以不喜;但我想我错怪它了,其实今晚的雨就如春雨一般,细细的,连绵的,还略带一丝清冷。我闭上双眼,仰着头,任由雨落在我的脸颊上,细细品味这夜雨的无声与细腻,慢慢睁开眼睛,看着雨在黯然的橘黄色灯光的照耀下,显现出它的痕迹,渐渐的,不知为何,我似乎隐隐约约看见了这雨的真相——支离破碎的记忆。我在细腻的雨中看见了过去的情景,让我难以忘怀,又忧伤的情景,我的心在这一刻颤动着,这深刻的景象它们碎成一块块的,如雨一样轻细,飘散在我的周围,我的脸颊湿润了,不知是雨,还是我的泪。这时的风变大了,呼呼的风声以及吹动树枝的摇曳相互碰撞的声音像是在嘲笑我的哀伤,轻轻抹了抹脸上的水珠,用手掌接住了其中一块碎片,我小心翼翼地捧着它,唯恐它摔着,贴近我的唇,轻轻一吹,它便飘向前方,而后这块轻盈的碎片浮在空中,从中延伸出许许多多七彩的如彩虹般的亮丽的丝线,这些彩丝随着风飘往我的周围,将这一片又一片的碎片连接起来,最后变成了一束白色的玫瑰花,二十四朵的白玫瑰,它代表着思念,纯洁的爱。
       我不敢触碰它,怕它一下子又会散掉,我就静静地凝望着它,默默地想起两年前遇到你的时候,其实我并不明白,为何天会让我发错短信,原本我是打算等你回家之后发条短信完事,可竟然提前了好几个月,也许是我自己本身便渴望告予你吧,之后就忍不住想你,想要为你做好多好多的事,这样想着。知道吗?你不在我身边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年零十六天了,这段日子真的好难过,不过后来,由于诗梦一次又一次的破碎,又一次又一次地重组,现在我已经不会像当初那样心碎,虽然此时见到之后还是有些心痛,我这些天,天天都对自己说:“不要想了,她根本就不要你。”但我做不到,曾经的四目相对的情景,历历在目,实在无法割舍。
       这一年多的时间,你的表嫂和霞她们都在劝我,而这次我有些明白了,你的表嫂和霞的话:“爱不一定拥有。”其实我明白的,你没有选择我是对的,毕竟没有必要将自己的幸福交到不知道有没有未来的我手中,而我如今需要时间,虽然我并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但我相信,你会幸福的,就算没有我。
       我仍然会驻足在过去的美好的白日梦当中,舍不得离开,但我知道,我终究会离开的——在梦支离破碎得如沙,如尘一般,被风带走,再也拼接不起来的时候。
       而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等,等到那个时候的到来,如果不行也没关系,毕竟这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我终究会淡然而从容地一个人走进夜里,不问过往,不望未来。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